网站建设

成都网站建设_社交推荐能给微信减负吗?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 | 程如先生所云

2011年1月28日,微信上线一周后的凌晨时分,张小龙更新了一条饭否:

“哥做的不是产品,哥做的是发挥潜力的自由。”

2018年8月份微信的日登录量超过10亿,这是国内第一款10亿DAU量级的App。时至今日,不强调DAU而成为DAU之最,或许可以说是微信潜力的极致体现。

人们相信微信公众号的一点微小改版中藏着巨大的秘密,相信小程序是移动互联网的未来,相信视频号会成为内容创业的下一个机会......

张小龙讲,微信没有标准答案,正如微信的启动页面经年未变,“它把想象空间留给了用户自己,10亿用户有10个亿的理解,它会找到打动它的点。”

对张小龙、对微信而言,微信关联的海量用户及其所关联的无限创新与创造,才是微信潜力的来源。

另一方面,微信的臃肿也越来越为人诟病,安装包越来越大,功能越来越多,微信历来在各个应用商店的评分都只能说很惨,有着各种被人吐槽的“产品体验差”。

越来越多的年轻人“在微信装死,去微博蹦迪”,秉承“去中心化”理念的微信也越来越成为一个倾吞各种流量的“巨兽”,更有人夸张的称“天下苦微信久矣”。

2010年11月27日的午夜,张小龙在饭否写下:

一个产品,要加多少的功能,才能成为一个垃圾产品啊!

看起来愈发臃肿的微信,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最大的数据孤岛。

这似乎又回归了那个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宿命故事,人们在微信中也仿佛越来越没有了自由,微信还有潜力吗?

1、社交的终局

要理解微信的一切,必须回到它基本的社交功能去理解。

对于迈入10亿DAU的微信,张小龙特别庆幸两个事情,第一是没有批量导入某一批好友,而是通过用户手动一个一个挑选;第二是在产品最初期保持微信用户的自然增长而非依靠推广。

“我们一直非常谨慎,一直希望用户的好友不要太多,所以每次加好友都提示用户是不是确定要添加他。”张小龙认为,更少的信息意味着用户可以更高效的处理,意味着他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,意味着这个产品的未来会变得更大。

2020年年初,微信更新版本后取消了5000个好友的上限设置,后面添加的好友仅能保聊天功能而没有朋友圈、微信运动等权限。

张小龙透露,此前有将近一百万微信用户的好友数已经接近5000人,这促使微信扩大好友数目的上限,但他称:“扩大 5000 好友这个限定非常容易,但是对于它带来的影响,说实话诚惶诚恐,我们会反复思考。”

微信的大部分难题,都来源于社交的泛化:

比如公众号打开率、阅读率的下降;所谓逃离微信、弃用朋友圈的风气;时刻视频也好、视频号也好,很难再次出现下一个“朋友圈”一样的产品等等。

互联网所带来的人际关系是累积的,这意味着每个人的社会关系也是累积的,好友数突破邓巴限度几乎是必然的(人类稳定社交网络限度为150人,互联网时代这一限度约在150~200人之间),需要依赖微信去进行的生活、工作、娱乐等活动也越来越多。

张小龙讲,对于几百上千人这样超过人类自然承受能力的群体规模来说,大家怎么样能够保持一个很高的沟通效率、或者一种很紧密的人际关系,是对所以组织都很有挑战的事。

社交的泛化自然带来了信息的泛化、内容的泛化以及服务的泛化,对很多用户而言,这种泛化直接带来了社交压力的增大,以及对信息、对内容筛选的低效和社交关系维护的困难。

必须承认的是,秉承工具化“即看即走”理念的微信,在产品层面上依然是极简化的。

微信的臃肿,来源于互联网社交累积的臃肿。

一个很有趣的段子(或许是现实)可以反映出这种社交困境,有网友称:真的很佩服我的妈妈,微信二十多个人还要坚持做微商。

还有人评论:这二十多个人可能大多都还在“相亲相爱一家人”那个群里。

微博相关话题下,排名点赞量靠前的几个评论是这样的:

“这20多个好友的质量一定很真”;

“我总以为他们那辈人的好友特别多,因为发条pyq好几十个赞,还有好多人互动”;

“突然觉得老爸老妈很寂寞,然后我想了下,可是他们旁友质量都很高,原来我才是最寂寞的”。




如果您有问题,欢迎咨询技术员

点击QQ咨询